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板娘许静
老板娘许静
我叫张大海,25岁,身高181,体重160,体格强壮,在一家饭店做厨师
  店里的老闆叫刘达,36岁,长的矮矮胖胖的,小平头,为人尖酸刻薄,平时对我们员工总是大喊大叫的,很嚣张,外号「铁公鸡」,我经常想,哪天不做了,他妈就揍他。
  老闆娘叫许静,32岁,说话总是嗲声嗲气的,有一双勾魂的丹凤眼,性感的嘴唇嫩红丰厚,超丰满的身材,腰细屁股肥,那大屁股圆润饱满,走路的时候夸张的左右扭动,非常的有肉感。
  我保证所有的男人看了都想从后面狠狠的干进去,更要命的是那两个硕大无比的奶子,我敢说一点都不亚于叶子梅,只要轻微一个动作,你总能感觉到那对大奶子在颤动,如果每天能摸着那对大奶子睡觉,保证可以多活十年,而且那娘们平时特别喜欢穿低胸的衣服,有意的向大家展示自己傲人的胸部和诱人的乳沟,特别是客人多的时候,经常弯下腰去干些事情,两个白乎乎的大奶子都要从衣服里整个掉出来了,引来不少色狼们雪亮的目光,正因为如此,店里的生意也很好,而且来的男客永远比女客多。
  许静虽然长的风骚美丽,但为人和她老公一个鸟样,连人生厌,一没事就背后讲别人闲话,还经常讲我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我心里很气愤,但没办法,帮别人打工总要忍一忍。对于丑的女人,我脑子里浮现的肯定是如何痛扁她的画面,而对那个女人,我脑子里往往浮现出她在我胯下哀叫求饶的画面。
  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我在住处,坐在电脑前,一边欣赏着许静的淫照,一边打手枪,幻想着那娘们被我操的哇哇直叫。这时候有人会问,你怎幺会有她的淫照呢?
  这是因为小弟每天下班回住处都会经过她家的后院,翻过后院的围墙走进去有扇窗户,也就是卧室的窗户,因为这对狗男女办事的时候窗帘经常没拉紧,所以也诱发我经常的冒险翻过围墙,像做贼一样的去偷窥。
  刘达那家伙也算有些变态,总喜欢把这娘们用麻绳捆的紧紧的操,操的两个大奶子一抖一抖的,红的发紫的乳头看上去特别显眼,可能是生过孩子的原因,那娘们的乳头特别大特别凸,在我看来非常的成熟性感,更有趣的是那娘们下面竟然没长毛的,是个名副其实的白虎,光光滑滑的,看上去非常的乾净,不但如此,更连我惊讶的是她的穴长的非常的饱满,非常的肥,就像肉包子一样,人称包子穴。据说杨贵妃就是因为长这样的穴才特别受宠。
  刘达操起这样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淫穴当然起劲,爽的直淫笑。
  我立马拿出随身带着的数码相机把那娘们被操时的骚样一张张的拍了下来,刘达那家伙真是不行,都熟门熟路了只能干个十几分钟,弄的那娘们是不痛不痒,扭着屁股直叫,根本没有满足,刘达没办法,只能从床头柜里拿出根假鸡巴来代替,才勉强让她满足。
  能让我把那骚娘们狠狠操一顿该多好!我经常这样想,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这个想法变成的现实。
  有一次她老公有急事出门了半个月,她老公出门的第一晚,我和几个朋友玩到半夜一点多才回去,经过她家的时候,发现她家的灯还亮着,这幺晚了,怎幺还没睡觉,老公不在家她不会在手淫吧,于是我又翻过墙去,慢慢的朝窗口走去,隐隐约约的听到那娘们的淫叫声,随着脚步的逼近,淫叫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
  「啊呀 啊呀 用力 用力 」那娘们淫叫着。
  「呼 屁股真大 干起来真带劲 」一个男人在讚歎。
  咦?她老公不是出门了吗?我好奇的朝里面探着,看见许静正像一条发春的母狗一样趴着,把大屁股翘的老高老高,一个男人正跪在她身后,用力的操干着,操的屁股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掀起阵阵臀浪。
  「啊 啊 呜 呜 」许静卖力的抽动着屁股引合着。
  「哼!平时装成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 鸡巴一操就浪成这个样子了 你这骚货 看你以后还要不要装 」男人冷笑着说。
  我仔细一看,发现那男人不是她老公,而是我们店里的常客,叫林威,原来这骚娘们在偷汉子,太好了,我赶紧拿出相机疯狂的拍摄起来,那林威玩起别人的老婆可真不客气,姿势一个挨一个换,一炮打下来竟玩了十几姿势,最后还把精液直接洒在那娘们脸上,比A 片还精彩。当然这些精彩的画面,都被我扑捉了下来,存入了电脑。
  有了那娘们的偷情淫照,我就有了她的把柄,我就计画用这些照片威胁她,强迫她成为我胯下的玩物。
  说干就干,第二天晚上一下班我就直冲她家敲门,过了几秒钟许静开了门,瞥了我一眼问:「有什幺事呀?」「很重要的事,让我进去再说吧。」「不方便,有什幺事就快说吧,我要休息了。」许静歪过脸去一副傲慢的样子。
  「我想和你谈谈你和林威的事,嘿嘿。」我阴笑着把话说明了。
  「什幺我和林威,不知道你说什幺。」许静心虚,脸马上刷的一下红起来。
  「怎幺?不记得了?就是昨晚把你操的死去活来的那个林威啊。」我不客气的直接说破。
  「神经病 」许静心一慌,随手就想关门,我马上上前一步,硬闯了进去。
  「你 你干什幺?快给我滚出去。」许静气愤的一直推着我。
  我心里一火,「啪啪」给了她两个巴掌,恶狠狠的说:「别他妈不知趣,老子拍了你的淫照,还存进电脑了」,说着我拿出相机,按出来给她看。
  「你看看你,在床上多骚啊!姿势摆的多淫蕩啊!」「你 你想怎幺样?」许静挠着头髮,不知所措。
  「好说!只要你把老子弄的舒服,老子当什幺都不知道,说实话,老子想干你很久了!」我色咪咪的说着,并伸过手去用手指提了提她的大奶子,真够份量的!
  许静将我的手一拍,用手指着我说:「别妄想!也不看看自己什幺东西!」「好啊!老子明天就把这些照片洗出来寄给你的亲戚朋友,再传到网上去,让全世界的人都来看看你的骚样,包你一夜成名!」说完我假装转身就要走的样子。
  这下,许静被我唬住了,赶紧抓住我的手,「别 别这样 千万别把照片传出去 」许静的态度大变,装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那就看你怎幺做咯!」
  「我 我全听你的 」许静终于被迫答应了,轻声的说着。
  「那就来吧!」我上前一把把她抱起来抱到卧室,「彭」的一声把她扔在那张又大又软的床上,像强姦犯一样扑上去,一把一把的撕烂她的衣服,看见两个巨大的肉球被一个黑色的花边胸罩紧紧的包裹着,挤出一条很深的乳沟,一大半肉球露在外面,很明显,那可怜的胸罩都要被撑炸了。
  我毫不犹豫的快速扯下她的胸罩,好家伙!两个水晶豆腐般细嫩的大奶子「扑通」一声跳了出来,我我眼皮低下颤抖着,这幺近的距离看,觉得比远看时看要大的多啊!真是壮观!
  我不禁伸出粗糙的双手,抓住两个日思夜想的大奶子肆意的揉捏起来,好细,好嫩,好有弹性啊!
  手感比我想像的还要好!揉捏奶子的同时,我还凑过嘴去用力的啄着她的奶头,贪婪的用舌头舔遍整个奶子,湿润的口水流在上面,在灯光下发出淫秽的光泽!
  我感觉到她的心跳在加快,呼吸也变的急促,看来她是有感觉了。
  这是个好的开始,于是我把双手往下移,粗鲁的扒下她的裤子,惊讶的发现她竟然穿着一条小的可怜的黑色丁字裤,看起来风骚无比!
  「啧啧 穿的跟婊子一样,是不是準备出去卖啊?」我用言语侮辱着她。
  「你 你 」许静被我说的气得讲不出话来。
  我毫不留情的拉掉她的丁字裤,攻破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打开她的双腿,仔细的欣赏着她的白虎包子穴,忍不住将两个手指插进她红嫩的穴里,粗鲁的搅拌起来,并用嘴用力的吸着她大粒的阴蒂。
  「恩 不要 不要 」她嘴里虽说不要,但身体是不会骗人的,没几下,那淫水就一股股的冒了出来。
  这时,我拔出手指,打开她的床头柜,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自慰器,假鸡巴,电动棒,甚至还有灌肠用的注射器和捆绑用的麻绳。我拿过一根电动的假鸡巴,咕噜一声插进她的骚穴,任由它在里面震动旋转。
  我看她的屁眼也一缩一缩的,就拿来一根细点的电动棒捅进她的屁眼,来个前后夹击。
  一般的女人,如果有东西插她屁眼,都会很反感很排斥的马上躲开,而这骚女人不但没躲开,反而一个劲的夹紧屁股,好像怕那东西划出去似的,嘴里开始「恩 恩 」的呻吟起来。
  「开始发骚咯!是不是想我用真鸡巴操你啊?」我定睛注视着她的动静。
  「 」许静没有说话,在越来越微弱的意识中苦苦支撑着。但她那丰腴的大屁股却开始不安份地扭动起来,在身体与意志的天秤上她渐渐把慾望的砝码加在了身体一边。看情况我很快就可以撕掉她虚伪的面具,让她淫蕩的本性完完全全的表露出来。
  于是我加把劲,又凑过嘴去拚命的吸她的阴蒂,因为那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三个敏感地带同时受到刺激,看她不死?
  果然,许静爽的两腿直发抖,身子像着了火一样在挣扎,轻轻的呻吟声慢慢变成了淫叫声,看来这女人已经彻底被肉体的慾望给支配了!
  「想不想我的大鸡巴操啊?想就亲口说出来!」我找準时机再次发问。
  这下许静彻底放弃了理智,不知羞耻的说了出来:「想 想你操 」没想到这幺容易就让她发起浪劲来了,真是不可思议!
  「想我操行啊,先过来给我吹个萧!看看技术怎幺样。」说着我迅速脱掉身上的所有衣物坐在床引上。许静缓缓的爬起身走到我跟前,看到我跨间的东西,顿时花容失色,喃着:「好大 好大 」。
  「跪下!」我大叫一声命令着。
  许静的慾望正在燃烧,眼前只有我才能帮她熄灭,所以她听话的像奴隶一样跪在我面前,用小手轻轻的扶住我的大鸡巴,先用灵活的小舌头在整根鸡巴上仔仔细细的舔一遍,然后一口把它含在嘴里,用丰厚的嘴唇来回允吸着,那小嘴里是又暖和又湿润,顿时快感从龟头涌遍全身。
  「自以为是个什幺老闆娘就了不起啊!还不是跪着给老子舔鸡巴!哈哈哈哈给老子好好的吸!」这时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现在这样高高在上,为男人的尊严而兴奋不已!许静在我吹唆下卖力的允吸着,一下比一下含的深,一下比一下吸的有力,弄的是啧啧直响,大量的口水顺着鸟蛋流了下来。
  突然,许静用力埋头一含,几乎把我整根鸡巴都给吞进去,我感觉到我的鸡巴实实在在的顶进了她的喉咙,这一下把我爽得高呼了一声,直打了个寒颤。她这幺努力,无非是想讨好我,好让自己在性慾的压迫下得到解救。
  「哎哟哟 你这骚娘们口活干得可真叫漂亮!」我不禁讚歎!
  接着,许静转移了目标,开始吸起了我的鸟蛋,吸完了这个吸那个,一点也没有忽略的意思,还时常用那种怜悯的!委屈的!淫贱的!讨好般的眼神望着我,看着真叫舒服,让我马上产生想糟蹋她,淩辱她,虐待她的念头。
  于是我马上提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她漂亮又淫蕩的脸蛋上用力拍打着。她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她的灵魂彻底被我掌控着。在这样的形式下,我当然会提高自己的要求。
  过了一会,我站起身子,将一条腿跨在床上,儘量的露出自己的屁眼,「给老子舔舔屁眼,妈的!」我大声命令。
  「那 那里髒 」许静犹豫了一下,轻声的说。
  「髒就帮我舔乾净,不然的话后果自负!」我瞪着眼睛威胁着。
  许静没办法,只能乖乖钻到我的胯下,皱着眉头,探出灵活的舌头,在我臭哄哄的屁眼上轻轻的舔着撩着,屁眼上传来一阵阵凉凉的,麻麻的,痒丝丝的快感,爽的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那技术我敢打赌那骚娘们肯定经常给男人舔屁眼。
  「喔唷 喔唷 爽!真爽!把舌头往里面钻 钻进去 」我一边享受一边吹唆着。
  许静当然不敢怠慢,将小舌头一个劲的往我屁眼里钻,我感觉到她的舌尖在我屁眼里蠕动,我知道那骚娘们正在品嚐我屁眼里粪便的味道,这种肉体上的快感和精神上施辱感简直让我快发疯!
  「嘶 我操 享受!真是高级享受啊!婊子都没服务的这幺周到!」我快乐的同时,还不忘用言语来侮辱她。
  让她舔屁眼舔了好一会,直感觉几天没洗的髒屁眼被舔的乾净,鸡巴也由于刺激像随时準备开火的大炮一样挺立着。我把她按到床上,打开两条光滑的大腿,把硬的像铁一样的鸡巴顶在她潮湿的穴口来回磨擦着,那娘们早就骚到骨头,摆着腰肢恳求着:「进来 求求你快进来 」「老闆娘平时不是很骄傲的吗!想不到也会求我啊 想我操的话,就亲口承认自己是个欠操的大骚货!」想起她两夫妻平时的为人,我决定要好好调戏调戏那个骚女人。
  「我 我讲不出口 」
  「少装比了!看你刚刚给老子舔屁眼舔的津津有味的,正经的女人会你那个样子吗,你就承认了吧」我把鸡巴顶进去一点又马上退出来,重複着,弄的她更加难受不堪!
  「啊 受不了 我 我是个欠操的大骚货 」许静红着脸亲口承认了,难为情的把脸歪向一边。
  「什幺?我没听见,大声点。」我故意戏弄。
  「我是个欠操的大骚货 」
  「再大声点,看着我说,妈的!」
  「我是个欠操的大骚货 快进来吧 求求你了 呜 」许静大声叫了出来,急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真他妈不要脸!捅死你!」我用力一挺,将鸡巴狠狠刺了进去,直见许静怪叫一声,全身都颤了一下,我摆好架势,不慌不忙的慢而有劲的一下一下刺着,每刺一下都感觉在她那可恶的老公头上挥一拳还痛快!
  「刘达啊刘达 你老婆的穴里热乎乎,滑不溜湫的,可真舒服,哈哈 」我边操边自言自语着,当然粗糙的双手也没閑着,抓住两个抖动的大奶子像揉麵团像捏烂泥巴一样使劲的大幅度来回揉捏着,奶子在我的手里变化着一个个奇怪的形状,我兴奋的牙齿都咬的叱叱响,「妈的,没事把奶子长这幺大,天生就是让男人玩的料!」「啊 轻点捏 轻点捏 痛 」许静哀叫着。
  我管她这幺多,只管自己用力揉,用力的操,操的她一脸又舒服又痛苦的複
  杂表情,「骚货,告诉我 你的奶子 到底多大 什幺罩杯」我好奇的问。
  「36 G 」
  「老子玩过的婊子多了 倒没玩过奶子这幺大的 我和你老公比 谁操的舒服?」男人在偷干别人老婆的时候都会问的问题出来了。
  「 不知道 」许静犹豫了好一会就吐出这三个字。
  她这样的回答让我很不满意,我生气的揪住她两个比花生米还大的乳头,用力的提拉起来,拉到了最高限度,把奶子拉的有原来两倍那幺长,不但如此,我还使劲的晃着,好让她的疼痛感加深。
  「啊 好痛 求求你快放手 」许静痛的惊叫,眼泪都从眼角流了出来。
  「好好回答老子的问题!」我冷冷的说。
  「我说 我说 你操的舒服 你操的舒服 」
  听到她诚恳的回答,我把手指一鬆,奶子马上像弹簧一样弹了回去,在胸前挣扎般的颤动着,「我再问你,你被多少男人操过?」我继续问。
  「3 4个 」许静吞吞吐吐的回答。
  「放你妈的狗屁 叫你不老实 」说着一巴掌拍在她脸上。
  「啊 不 10多个 」许静捂着脸说。
  「还不老实。」我又重重的给了她一巴掌。
  「呜 有20多个 20多个 」许静哭着回答。
  我没有说什幺,又啪的一声一巴掌下去。
  「别打了 别打了 真的就20多个 呜 」看她那样子这次说的应该是真的。
  「就20多个?20多个还嫌少吗?浪货 被这幺多男人骑过,看老子不戳死你!」我使劲按开她的双腿加快速度狠插起来,大鸡巴把嫩嫩的穴肉拚命的带进带出,从中也带出了一股股润滑的淫水,强烈的动作也震的两个白花花的大奶子像巨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着,好不壮观!
  「啊呀 啊 啊呀 啊 」许静被我操得脸红的像猴子屁股似的,皱紧眉头,张大嘴巴放情的浪叫着,叫的跟哭的一样,那淫蕩至极的表情和如哭如泣的叫声不断的鼓励着我,震撼着我,使得我一口气插了她300 来下,插得那骚货淫水像忘了关的水龙头一样流出来,大量的淫水把床单都给打湿了一大片,在我的迫奸下她竟然现出这样的丑态来,这情景如果让她老公看见的话,準肺气炸。
  「水真他妈多!可别把我的鸡巴泡脱皮了!哈哈 」我一边说着风凉话一边把鸡巴给彻底拔了出来。
  许静刚刚尝到了甜头,突然穴门一空,实在难受,急着问:「怎幺?怎幺拿出来了呀?」「看把你这骚货急的!老子只是想换个姿势。」说着我像大爷一样躺在床上,「想爽就自己上来动,边动边说自己是婊子,听到没有?」我严肃的说。
  「听 听到了」,许静没有犹豫,马上起来一大屁股坐在我身上,之后瞇着眼睛「O 」着嘴巴就疯狂的跳动扭动起来,两个大奶子在盲目四处乱闯,嘴巴不停喊着:「我是婊子 我是婊子 」「烂婊子!你这哪里是被逼的?简直比送上门的货还要烂 哼哼 给老子好好叫。」我毫不费力的享受着大淫穴的套弄,并时不时的用巴掌左一下右一下的拍打她大的有些下垂的奶子。
  「我是婊子 啊 我是婊子 」在她的主控下,她更加的放蕩,大屁股不要命一样的摆动着,叫声也越来越响亮,我估计隔壁的邻居都能听的见,这正是我要的效果,当然我希望整条街的人都能听到她淫蕩无耻的叫喊。
  过了几分种又该换个姿势玩玩了,于是我叫她来个狗趴势,那婊子对那姿势好像特别熟练,姿势摆的相当到位,身子往前一伏,屁股翘的老高老高,本身就大的屁股再这幺一扩,从后面看过去显的无比庞大,和细腰形成完美的S 型,一片浪迹的骚穴和沾了淫水闪闪发光的屁眼一览无遗的暴露在我眼前,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屁股真他妈肥大!平时看着你这大屁股老子鸡巴就硬!」我说着,伸出双手对肉感强烈的大屁股一阵肆意的揉捏之后,再把大鸡巴用力扎了进去,一下一下实实在在的操着,在有力的冲击下,她肥厚的屁股也掀起了阵阵的臀浪,我看着兴起,边操边骂,边骂边用双手用力拍打她的大屁股,打的啪啪啪啪的脆响,直到屁股被打到通红我才停手。
  「妈的 在别人床上 操别人老婆 真过瘾 舒服吗 贱女人!
  喝 「我边操边喘着粗气问。
  「啊 舒服 好舒服 啊 」
  「以后 还要不要 老子操?」我喘着粗气问。
  「要 以后 只要 我老公 不在 我就 让你 操 」许静被我操的断断续续的回答。
  「这可是你说的 对了 你这屁眼被几个男人操过?」我边操边用手指扣着她的屁眼。
  「四 个 」这幺露骨的问题,许静难为情的轻声回答。
  「才 四个?」我大大的扒开她的屁股仔细的看了看,屁眼上的纹理还算清晰,洞口看起来也比较紧凑,被干的次数应该也不是很多,或者是干她的男人鸡巴都不大,破坏力也不够强。
  我拔出扣屁眼的手指看了看,上面有些黄黄的,「真够髒的 等会 把你屁眼 洗乾净了 再慢慢操 反正 有的是时间 」许静听到我的话吓的惊慌失色,急忙嚷着:「别 求你别搞我那里 你的太大了 我怕 」「少废话 老子就想操你屁眼 操的你 像以前那些婊子一样 直放屁 」一想到那情景就兴奋,我的鸡巴在她夹紧的骚穴里依然卖力的操干着,随着兴奋度的增加,操干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就像地震一样,震得床都快塌了似的!震得那骚货全身的浪肉都在抖动,简直快把她的身子骨都给震碎了,魂都给震飞了,「臭婊子 知道 老子的。厉害了吧 」可能是男人的天性吧,每次干穴都有强烈的征服欲和破坏欲,我想要让她在我的攻击下彻底崩溃。许静披头散髮埋着头狼狈的淫叫着,我咬紧牙关,双手紧紧的揪住它屁股上的肥肉,脸上挂着猥琐的阴笑,卖力的冲刺着,快要射的时候我大喊一声:「贱货!把臭嘴张开!」接着拔出鸡巴跃到她跟前,把大鸡巴塞进她的小嘴,把鲜臭的精液喷了进去「叫你平时嘴臭 全给我吞下去。」我看着她苦着脸把一大口精液全吞了下去,还把我鸡巴上剩下的也吸了个乾净,我对自己的首战非常的满意。
  打完炮以后,身上油腻腻的实在难受,我就和那娘们一起洗个鸳鸯浴,我一边让她给我擦擦背,一边闭着眼睛思索着,思索一下接下来该怎幺整治整治这个骚娘们。洗乾净了之后,我让她像狗一样趴着,撅着大屁股,我拿来灌肠用的注射器,吸入灌肠液,将注射器对着她的屁眼,把大量冰凉的液体挤入她的屁眼深处,直到她的肚子都在涨大了才停止,许静颤抖着身子忍受着,我知道这滋味肯定不好受,完事后我用一个肛门塞把她的屁眼塞住,没準备让她马上排泄,我要让她好好憋一憋。
  接着我让翻过身子来,用脚像踩烂泥一样踩着她的大奶子,让脚心在她坚硬的乳头上游动,痒痒的,那滋味挺舒服的,我甚至还把脚趾在她骚穴里扣弄,让卑微的它也感受一下高贵骚穴的温度。
  「恩 肚子难受 让我上厕所吧 」许静便意十足的说。
  「好好给我憋着,先给我舔舔脚,舔的老子开心就让你拉。」我将脚伸到她嘴前,準备今晚把之前A 片上看到的变态玩法都试一试。许静无奈的拿着我的脚,用嘴像啄鸡巴一样,仔细的啄着每一个脚趾,用柔软的舌头在我的指缝间游动,平时自认为高贵的女人,此时此刻在眼里比街头的二流妓女还要下贱,这让我心理上得到了很大的快感,一种报复的快感。
  「恩 不行了 不行了 求求你让我 」许静捂着肚子挣扎着,额头上都在冒着冷汗,看来是要让她拉了,真的憋坏了晚上就玩不成了。
  「想拉可以,屁股对着大门口去拉。」我拉着她的头髮把她扯到大门口,开了门,我要让这骚娘们做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糗事。
  「不要 不要 会让人家看到的 」
  「少废话,给老子趴下,屁股对着门口。」说着我故意拍了一下她涨大的肚子,让她痛苦不堪。
  许静在我的威逼只能听话,趴下将大屁股对着门口,要知道门口对着的几米外可是一条小路,经常是有人经过的,许静的心里是多幺的害怕,万一被一个熟人看到自己的这个样子,那以后还怎幺见人啊。
  我就摸着她这个心理,才和她玩这个花样。于是我趁她一个不在意,猛的把肛门塞一拉,顿时,屁眼急喷出一条黄色的水柱,直喷出两米远,紧跟着是霹雳扒拉几个响屁,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小路边有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经过看到了那个情景,差点翻了车。
  「唔 还是个美少妇呢 屁眼里原来这幺髒这幺臭 」我捂着鼻子讽刺着。
  「不要看 求你不要看 」许静可是个自认清高的女人,现在却让人看着她排泄,看着她出丑,她当然感觉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紧接着,我又给她灌了两次,我可不想像以前一样,把有个婊子操的屎都喷出来。
  弄乾净了之后,我们来到床上,我以「69」的方式趴在她身上,舔着她的阴蒂,她就挤着两个大奶子任我的大鸡巴在她柔软的双奶之间横闯,也就是所谓的打奶炮,当然她的舌头也没閑着,正努力的舔着我的屁眼,让我两个地方能同时能享受到快感,那花样,在A 片中都很难看到,但是我享受到了。
  玩了一阵子后,我拿出麻绳,将那娘们的手腕死死的绑在脚腕上,再让她趴着,这样一来,她只能用力翘高屁股,把屁眼清清楚楚的暴露在灯光下。我把她这样捆起来其实有两个目的。
  一,我鸡巴比较粗大,而且我会暴操她,为了防止她因疼痛而挣扎开。
  二,方便我拍照,因为之前拍的距离有点远,今天我要给她拍特写,把她最淫蕩,最不堪入目的一面给扑捉下来。
  我在她屁眼上抹上了润滑油,跨在她的大屁股上,把坚硬的大鸡巴冲着小屁眼死死的往里顶,好不容易挤进去一个龟头,已经把那骚货疼的鬼叫,我不管她的死活,深吸一口气,将屁股用力一沉,把整个鸡巴一下插了进去,她的屁眼里就像火山洞一样,简直快要把我的鸡巴融化了一样。
  「啊 妈呀 轻一点 轻一点 」许静疼的直叫。
  「哼 轻一点 老子恨不得把你的屁眼给操脱肛了。」我无情的回复着,摆好架势猛插起来,下下入肉,脸上冷笑着。
  「啊 痛 好痛 我要 死了 呜 呜 」许静被我操到竟然失声痛哭起来,想挣扎,但是绳子死死绑着,让她无法逃避。
  「臭婊子 你也有今天 平时叫你嘴多 今天 看老子不操死你「我咬紧牙关拼了命的操干着,把她的肥屁眼使劲的往两边扒开,恨不得用大鸡巴把她的大屁股撑开两半。
  「对 对不起 我知道 错了 求你 原谅我 呜 」许静哭着跟我道歉。
  「现在 才知道 晚了 」我没有原谅她的意思,更是变本加厉,跨过一只脚踩在她涨红的脸蛋上继续狂操,把那贱女人死死的踩在自己脚下,衬托自己高大威武的一面。我拿起来身边的相机把那美好的情景一张张的拍摄下来。
  「啊 别拍 求求你别拍了 好难看 」
  「反正都拍过了 多拍几张又有什幺区别 」说着我把她身子翻过来面对着我。我继续将鸡巴插进去有节奏的进进出出,操的两个大奶子抖的厉害,脸上的表情更是前所未见,涨红着脸蛋,紧皱着眉头,张大着嘴巴,眼泪哗啦啦的流着,颤抖着嘴角,连鼻涕都哭出来了,真是经典。
  我赶紧拿起相机给她脸部表情来了几张特写,再把她的大奶子掐成个个形状来拍摄。
  不知不觉的干了20分钟,那骚娘们已经没有之前的疼痛感了,小屁眼以前默默接受了这根鸡巴,什幺东西总有适应的时候,慢慢的,那骚货就有了快感,并且不要脸一样的嚷着:「舒服 舒服 」「舒服?操你屁眼舒服还是穴舒服?」我问「都舒服 屁眼舒服 」骚娘们有些语无伦次了。
  「叫你舒服 老子不操了 」说着我将鸡巴一下拔出来,留下一个合不拢的屁眼,然后跃到她跟前把鸡巴塞进她的嘴巴让她吸,吸几下再操她屁眼几下,来回重複着,这幺噁心的玩法我只有在这贱女人身上才下的了手。
  正在我玩得正高兴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小王[ 是一起做事的厨师] ,我马上接起了电话。
  「哥们,在哪呢?去你家怎幺找不到你啊?」小王问「哦,我现在在嫖娼呢,好久没搞了,来排泄一下。」我话中带话,故意有侮辱许静的意思。
  「哎哟,哥们,有你的啊,那婊子长的怎幺样?」小王问「我操,奶子又大屁股又大,脸蛋也正,长得跟咱们的老闆娘像极了。」我回答「妈的,真的假的,那不把你给爽死了。」小王惊讶的说「爽哦 又给老子舔鸡巴又舔屁眼,操了穴又操屁眼,还打打奶炮呢 」我兴奋的说着许静赶紧跟我摇摇头,意思叫我不要再讲了。
  「我靠,花样都玩齐了,那得花多少钱啊?」小王问「本来说好300 ,谁知道这婊子让我操爽了,说不要老子钱了,让老子白操,还要缠着老子过夜呢,真他妈够贱的。」我说「哥们,你在瞎扯淡吧,我不信,你根本没在嫖吧?」小王怀疑着问「不信?我让这婊子叫几声给你听听 」说着我将鸡巴用力在她屁眼里顶了几下,许静马上不由自主叫出声来。
  「哇 那婊子叫的真够骚的 你小子可真够走运的啊。」小王惊讶的说「那是那是,老子也想不到能碰上这样的美事啊,真把我乐坏了。」我高兴的说「那我就不打扰你 你好好玩 玩死那婊子 」说完小王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之后,我掐着她的大奶子继续猛操起来,对她屁眼一阵阵的狂轰烂炸,一心想把她的屁眼操出个永远恢复不了的痕迹来,许静哭丧般的浪叫着,魂飞魄散般的骚样不断的刺激着我的感官,狭窄的屁眼不停着磨着我的大鸡巴,实在太过瘾了,我不想再憋了,冲刺了几分钟后,把滚烫的精液直接射进她的屁眼深处。
  等我把鸡巴退出来来之后,屁眼已经成了一个黑洞,屁眼口也四分五裂了,从里面慢慢渗出了精液和血丝,我拿起相机又拍摄起来。
  放了两炮后真的挺累的,我就抱着这个丰满的女人睡觉了,那一夜我睡得特别香,连做梦都在干那骚货。
  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我赶紧拍醒许静,让她烧晚面给我吃,而且我要求她不许穿衣服。
  烧好面之后,我一边吃着热面,一边让许静钻到桌底下给我吹萧,直到把我吹出来为止,这种待遇花钱都不一定享受的到。接着她就準备去店里了,于是我拿了个鸡蛋塞进的穴里,一天都不许她拿出来,那一天许静走路怪怪了,大家都以为她身体哪里不舒服呢。
  在店里的时候,只要有人不注意的情况下,我就摸摸她的屁股啦,掐掐她的大奶啦,挺好玩的。到了晚上就是任我为所欲为了,什幺奇招怪式都玩尽了,有时候叫光她着身子站在桌上跳骚舞助兴,有时候让她在地上学狗爬给我看,有时候带他去公园打打野战,去公共厕所打打炮,玩玩刺激。
  而且每次去她家操她的时候,我都要她穿条丁字裤跪在地上迎接我,并且还要说:「是我们两夫妻对不起你,请你用力操我这个贱货」。反正她老公不在那半个月我起码在她身上留下了半斤的精液。最有意思的还是她老公回来的那天晚上。
  那天我正一边坐着拉屎,一边让那骚货跪着给我吹萧,正享受着呢,突然她老公叫门了:「老婆开门,我回来啦。」那骚货吓的赶紧整了整身上的衣裳,忙叫我快躲起来。我急忙擦了擦屁股,跑到卧室里躲在床底下。
  许静开了门,「门怎幺反锁了呢?」刘达问
  「我一个人在家怕贼呀。」许静解释。
  「小骚货,我想死你了,我们快干一炮。」说着抱起许静来到卧室,把她压在床上就亲吻起来,「恩 嘴巴好甜 」还甜呢,他都不知道那娘们刚给我舔过鸡巴呢,我想。
  刘达三下两下扒掉许静的衣服,挺进鸡巴就操干起来,「嗯?这闸门怎幺松了?是不是偷汉子了?」刘达问「去你的 家里这幺多假东西够我舒服的了 」许静机灵的说「哦 原来你这小骚货经常自慰啊 哈哈 我搞死你 骚 」刘达拚命的操着,操了10多分钟就射掉了,那娘们在他身边真是浪费。
  操完之后,由于刚坐了车,是累了吧,没一会就呼呼睡着了,我赶紧从床底爬出来想要溜,一看那骚货光着身子实在诱人,再看刘达睡的跟猪一样,妈的,就当他面干这娘们一炮再走。
  于是我就轻轻躺在那娘们身边,掏出鸡巴侧着身子从她背后干进去,那娘们吓的动也不敢动,想叫也不敢叫,我揉着她的奶子轻轻的操着,就在她老公面前操着,感觉特别的刺激。
  由于动作太小,操了半个钟头也没有射的意思,于是我把她拉下床,让她跪在地上翘起屁股让我操,我已经兴起了,管不了这幺多,让他发现最多跑掉,怕个毛,我鼓励着自己,抓住她大屁股重重的操起来,操的屁股啪啪响,许静吓的直跟我摇头,我没有什幺可当心的,只管操,老子就当你面操你老婆了,怎幺样?
  我心里这幺想着,同时也非常兴奋,几分钟后在她阴道里爆发了,完事之后拍拍屁股走了这幺刺激的事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后来我还在那店里做了2 个月的活,有时候趁他老公出去打麻将的时候还能干她一炮,但次数不多。后来我就辞职了,準备离开那个城市,运气也算好,辞职的那一天刘达正好又出门了,让我有机会可以干那骚娘们最后一炮。那天我又把她绑着,翘高大屁股给我操屁眼,正操的高兴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我拿来一看是刘达打的,我就接了放到许静的耳边,自己依然大起大落的操着。
  「老 老公。怎 怎幺了?」许静被我操的断断续续的说着。
  「说话怎幺怪怪的 怎幺回事呢?」她老公在电话里问「哦 感 感冒了 」许静解释「贱女人 屁眼真够紧的 」我突然大叫一声。
  「怎幺有男人的声音 你这骚货在干吗?妈的。」刘达已经知道发生什幺事情了「老 老公。你。听我 跟你解释」许静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马上拿过电话,「刘老闆,是我啊,大海啊」。
  「是你?你他妈敢搞我老婆?」刘达气愤的说。
  「怎幺不敢,我操。这骚货都让我干了无数次了,身上哪个东西没被老子看过,哪个地方没被老子操过 」我阴险的说着「别说了 求求你别说了 」许静乞求着。
  「你他妈的,老子杀了你 王八蛋。」刘达气的直嚎叫「来啊,杀我啊。你老婆屁股大屁眼小,干起来可真他妈过瘾啊 喔唷喔唷 烂屁眼 老子要射了 」我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在许静屁眼里发射了。
  「我操你妈 混蛋 老子杀了你 」刘达气愤像野兽一样咆哮着。
  我关掉了电话,赶紧穿好衣服準备离开,此地不可久留,临走之前我没给许静鬆开绳子,依然让她翘着屁股,然后我拿来笔在她身上提了几个字,背上写的是「奶大屁股肥,人贱屁眼烂」,在她屁股写了「欠操」两个大字,写好之后,我正好憋着一泡热尿,我就把这泡尿撒在她脸上和嘴里,然后飞快的离开了。刘达回来之后如果看到这样的情景还不把他给活活气死。
  离开那里之后,我把许静所有的淫照都在网上公布了出来,我还特意找了奶子屁股都很大的马子,很次干她的时候总能想起许静那骚货的淫样 。
  【完】